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edi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W随意47问
06/19(Tue) 09:19|未分類comment(0)trackback(0)edit
DW随意47问



问:请教大名

答: 比更



问:何时接触的DW,先看的哪一任Doctor

答: 2012年初,9th。



问:接触DW的过程

答: DW厨友人轰炸+tumblr动图刷屏+鉴于sherlockS201决定去试试魔法特



问:买了原版DVD没

答: 暂无



问:看过旧版没

答: 暂时只看过截图



问:DW的编剧里,喜欢谁的剧本

答:RTD脑残粉+很待见MATT JONES(撒旦坑编剧)

魔法特敢不敢回家乖乖写你的恐怖片去。



问:DW中谁最重信义

答: JACK。



问:最薄情寡义的是谁

答:11th doctor。



问:最让人感到舒服的角色是谁

答:Mickey。史上最出彩前男友。



问:最不讲理的英雄是谁

答:“桑塔,哈!”



问:最让人感到同情的是谁

答:卡珊拉。



问:有没有那种很酷的反面角色

答: 没有。最恐怖倒是能推选午夜回声那话的不明生物……



问:DW第一美男子是

答: ……这种废话还用问吗舍上校其谁。



问:DW第一美女是

答:必须父嫁那一位,真.赢家不解释。(其实我喜欢CA的长相我会随便说吗)



问:最逍遥的角色是

答:脂肪宝宝。居然有专职卖萌役!



问:DW中最强的角色是

答: Dalek!!!



问:觉得哪个母亲最不称职

答: ……只能推举Amy小姐了。



问:想要那个角色做父亲

答: donna爷爷+10000



问:想和哪个角色成为兄弟(姐妹)

答: Mickey!donna!



问:最不想要哪个角色作兄弟(姐妹)

答:时间领主们再见。



问:觉得谁是正宗的大男子主义者

答: 桑塔人……



问:觉得谁是第一号女强人

答: Harriet Jones。



问:有没有只顾自己而对其他人毫不在乎的角色

答: master。



问:最看不顺眼的角色是

答: 宋江(的演员)。



问:有没有爱上里面的角色,想嫁给谁(不是人类也可,不论性别)

答: JACK玛丽苏粉报道。(……但明显rory比较好嫁啊!)



问:或者,想娶谁(不是人类也可,不论性别)

答: 那么在这里选rory好了=_,=



问:“这家伙不可饶恕”!有这样的角色吗

答: 吓到我的生物统统不可饶恕!(摔)



问:想在哪个lord/king/president/leader手下当差

答:Harriet Jones!



问:喜欢哪个怪物/反派/机器人

答: Ood。



问:想住在哪里

答:tardis。



问:想和那个角色在一起(任何角色都可),想一起做什么

答:……我想对上校各种图谋不轨。我认真的(摸下巴)



问:DW的哪一段故事最悲惨?比如……

答: 血之家族?历史与战争无法改写,如同10th无法真正理解人类。



问:DW的哪一段故事最快活?比如……

答:有Donna在的时候总是很快活。



问:Time War的原因是神马(回答最好恶搞一下)

答: dalek一定是无法忍受时间领主们那些2B的名字才统一名称的。(钠欧语)



问:想死在哪一场战役中?即便是死也要参加的那一场是!

答: 不想死行不行啊!一定要参必须是第四季大决战嘛。



问:如果给您选择有限生命和永生,您选择哪个

答: 有限生命。不过求养生养颜药(殴打)



问:重看之后有没有对哪个角色的评价有所变化,原因是什么

答: 补完TW回头来看简直要被JACK给虐死。



问:哪一段让您流泪了

答: 太多了。恶狼湾与时之终结的告别最甚。



问:哪一段最引人入胜

答: 太多了。就编排角度来说最喜欢S3大结局。



问:DW中最喜欢的台词

答:太多了。The one thing you can't do,stop them thinking.



问:看DW是否令您对某些事物的看法有所改变

答: 目前正陷入各种自我创作厌恶禁区请不要管我



问:看完剧集之后,觉得是否需要加上什么以方便理解

答:历史向捏他、语言向捏他、剧集相关小贴士。



问:想看哪位画家所画的DW相关作品(包括漫画家,插画家和画家)

答: 画再好也不及动起来的演员值得期待啊!让我畅想一下演员行不行啊!



问:如果编剧们降临,您会请求他续写DW中的某一段,或创作一部新的衍生剧吗?想要看神马主题

答: 对1-4季已经足够满意了。11th这边……我可不可以要求宋江换个演员重拍一次(哭脸)



问:请对编剧说一句话

答: RTD我是你的脑残粉!



问:请对“DW随意47问”说一句话

答:居然没有演员相关提问我超惊讶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搬篇有价值的问卷
06/14(Tue) 11:28|未分類comment(0)trackback(0)edit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作为一个满地是坑的人,三个月内的结尾部分我估计只能是坑爹的伪·结尾了,对不起伙伴们

(开头)

我第一次见到那位房客的时候,维也纳的天空灰蒙蒙的,散发出快要消逝的雨水味道。一群留学生有说有笑地从街角穿过大马路走来,国宾馆门口的雕塑上停着几只白鸟。其中一只突然拍打起翅膀,在空中晃晃悠悠地盘旋了一圈,宛如一道画笔蘸着空气从风中滑下,落在提着行李箱的陌生青年肩膀上。对方没有任何反应,我反而吓了一跳。

――[奥匈]《标题马赛克》2011年1月


(结尾)

他看到我,微笑着举起手。身旁少女似乎觉察到我探究的目光,面上露出羞涩,手挽着手轻快地跑开,靴跟点过地面的积水绽开晶莹的雨花。

――[奥匈]《标题马赛克》2011年1月


(最喜欢的部分)
在这座古老而优美的都城里,你可以找到各种各样消磨时光的人。在人民公园附近的喷水池旁徘徊,合着手中琴弦演奏转动身体的乐师;穿梭于老城区的街道,悄悄为异国游客研究手相的占卜者;沿着多瑙河畔行走,对着来往路人吟诗以讨一点酒钱的流浪汉,岁月在他们身上爬行得如此舒缓而惬意,一如这片温厚悠闲的土地。无端端望着河水与绿地交融的清色彩出神,对着高大建筑顶上精细生动的雕塑发怔,这样的家伙,不管在观光客还是本地人当中都不少见。但眼前的男子,似乎在将目光投向更远的方向――那近乎透明的深紫色双瞳,掩在刻板的镜片下,仿佛隔着悠久的距离,却又微妙地透出与城市融为一体的熟悉气息。凝重、古怪、更惹人遐思。
――[奥匈]《标题马赛克》2011年1月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开头)


“最后的最后,那个男人登上了回程的飞机。耳机里播放着慵懒而轻佻的音乐,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进去,只觉得太阳穴还在隐隐作痛。突然CD卡住了,咔地一跳……此刻他双耳中响起了前女友温柔的声音,仿佛她仍活在人世一般地清晰。”

我把鼠标往旁边一推,转过身来,有点挑衅地看着坐在书桌左边晃着两条长腿的少女。

“你听出了哪些部分是真实的吗,亲爱的沙夜?”

――[原创]《说谎者》2010年9月


(结尾)


他撑着头,眼神明亮,眉头清朗,时而仰视上方,时而眺望窗外,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空想。

我从未见过约尼尔那样的微笑。

那是宛如萨隆在拂去书架上最后一丝灰尘时所露出的,独有的表情。

――[原创]《书架迷宫》2010年7月


(最喜欢的部分)


这个有着一双危险眸子的男人,就这么用他从容不迫的语气,说出了足以将人点燃或烫伤的告白,菲莉拉也许终其一生也无法出口的告白。那些因美丽而哀伤、因激越而痛楚的心情,它们是如此抽象不成形状,却也有人能轻而易举就将其化为言语,然后理所当然地,传递到另一个人的心中。

初尝恋爱滋味的倔强少女怔怔立在原地,双颊如火。她看着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和含笑的嘴角,咬紧下唇,羞赧的红色一直染到脖颈。不知僵住了多久,她深吸一口气,仰起脸来,直视着青年安静的面孔。

“说什么留下不留下,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不和我一起去?”

像是唱片机卡住最后一个音节,说完这句话的她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推开门头也不回地快步走了出去。

――[原创]《书架迷宫》2010年7月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开头)


最底下的壁柜被掏得干干净净。

起身时,王耀的脑门不幸又一次撞到了桌角上。

第一反应是冲到镜子前,捋高了刘海观察伤口显眼否。这倒不是因为他像某位著名的裸身先生一般自恋,要知道今晚可有应居委会大娘邀请参与的戏曲汇演。

端详了好一阵他安心转身,乌油油的小辫子俏皮一甩,便对着脚下散落一地的纸片旧书相册龇起了牙。

――[露中]《World Is Mine》2009年11月


(结尾)

在他背后,巨大的车站正厅房顶高高扬起国家的旗帜。

远处的列车轨迹反射出太阳的银色。

这片大陆依旧寂寞――又依旧热闹,一如往昔。

――[原创]《隼之印》2009年6月


(最喜欢的部分)

王耀动了动嘴唇,伸出手去,触到了潮湿的空气。

不,不是这样,你们还会有很多。

会有屋顶的阳光、檐上的雨水、悠久的土地和无垠的苍穹。会有穿过指缝的风、追着脸颊的香气、脚下生长出嫩色的草茸。会有丛林深处交颈的水鸟、海潮退去满滩的贝壳、冰原深处绮丽的极光、山峦之巅喷薄的日出。会有教堂彩色的窗户、系在手上的丝绸、音乐厅里竖琴的投影、钟楼顶永不散去的浓雾、马鞭与束紧的长裙、宽檐帽儿和牛仔裤、红莓花开在霞光落下的河岸。会有古老的琉璃瓦下引渡的手,新建的广场四周载歌载舞的人群。站台附近时断时续的车流、小店门口亲切的招呼、寺庙佛前冉冉的香火、电脑屏幕上闪烁的鼠标、影院里俗气的座椅和安静的幕布。比沙砾更琐碎,比江河更绵远的幸福。就像是窝在炉火边的时候,手里翻着发黄的诗集,唱片机舞曲的旋律戛然而止;就像是倚着他宽厚的胸膛听那有力的心跳,手臂环着手臂,呼吸叠着呼吸;就像是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我们从来没有遇见过对方。

就像是此刻,我看不清你的脸,却知道你在微笑。

――[露中]《World Is Mine》2009年11月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开头)

最后那场响彻银河的战役结束十余年后,YOKO从前的一名学生不远千里回到母校来看望她。

他不是她教的第一批孩子,也没有一开始被她蒙在YOMAKO老师之类的幌子里。尽管如此,他却从未因为教科书插图里老师年轻活泼的身姿产生任何拘谨或慌乱的情绪,也从不对她提出任何有关过去的问题。而若干年之后,他是她的学生中离开小岛最远与她保持着最稳定联系的人之一。

他成为了一名记者,追逐着无数成名或埋名的人物灼出的痕迹,定期与她愉快地分享重建家园的人们各种各样的经验和记忆。

――[卡米那×优子]《Remember》2008年



(结尾)

学园里再次见到夏利的时候,她奔跑的背影下晃动的长发映出明媚的光泽,让他有一刹那微微的眩晕。他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很久,恍惚中有许多片断电光石火地闪过脑海,却又悄然隐去。正如她日记的每一页,那些残缺不全却温柔细密的种种,原本从没有放在心上,从今以后都会像影子一样跟随着他,直到他生命如那日记本一般燃烧殆尽。

她的记忆从此留出部分空白,而他的记忆生生涌出额外一片。

记住的和忘却的,出入再也无法计算。


――[LS]《坍》2008年




(最喜欢的部分)

她去墓地,两座坟茔远近构图。更远处那一座看不见芬芳的花束,有长刀系着鲜红的旗帜深深插入泥土。风霜岁月无法计算,但那面熟悉的图腾从未被摧损,不知道有多少顾念过去或向往传奇的人自觉地拥上前来,为它一次次翻新生命。

站在坟头她眺望一色的天空。星辰在头顶似乎触手可及。她想起那些对着月亮手舞足蹈描设奇迹的傻瓜或英雄们,渐渐如星屑散落的风姿。风带起火红的长发与旗帜一同肆意飞扬流转,如果从远处看想必极尽缱绻与肃杀。

她注视脚下的土地,想不起若干年前她对着刀柄喃喃自语时它们是否染着同一种颜色。这没有墓碑没有文字的象征物,对未来而言会是怎样尘封的风景,她想也许很快就要被时间吞噬殆尽,但庆幸不会抢在她离世前面。至少她活生生地站在这里成为一道最真实的证据。属于他的东西,他真实的存在,他真实的记忆,他真实的名字。就算大脑被年月麻醉,也深深烙刻到每寸肌肤每个细胞的颤动中。

她突然很想叫他的名字。连碑文都不曾为他书写的名字。

我是不是又会很快遗忘。在不久的将来。

如果是这样,不妨将我关于那段传说的全部记号也一并带走。既然历史终究将分离那些在它的沉睡中激发出巨大质变的躁动因子,将它们稀释在世界洪荒中。

由前推后,规律从未打破。

――[卡米那×优子]《Remember》2008年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卡勒宾国被人们称为撒米尔大陆上的“艺苑之洋”,以极具特色的水上风光和丰富自由的文化氛围著称。赫利埃和凯纳尔蒂走出特设航线时,眼前是一片细砂铺成的空地,中间点缀着仪态各异的大理石雕像。眺望更远处,被城市房屋与道路分割开来的各色湖泊在阳光下泛出亮彩,不时有轻盈的水鸟从半空中掠过,留下一道道洗练的白线。
――[原创]《隼之印》2009年6月



此时他沿着某条不知名的长街缓缓拾阶而行,空气中仿佛展开了一匹无色的织锦,染了淡淡的阳光能看见粼粼波纹穿过视野。青草的气味安宁而亲切,木屐踏在细碎的石子路上竟有琅然的回音。摸一摸腰间没有挂着刀,心中一阵空芜,但紧接着就被下一个拐角处飘浮在半空中的东西吸引去了注意力。

――[攘夷中心]《空降》2008年6月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高杉最近总觉得有点恹恹的,不知道是因为太久没有盛大的活动还是身体状况稍稍不如以往。上次跟某个市军火商做成一笔大买卖后,他挺惬意地领着万齐一帮人包下了半条花街酒乐庆祝,席间一曲三味线勾住了至少七八个歌舞伎,之后半醉半醒间把其中最清秀羞涩的一个压倒在榻旁脱了一半和服准备行事时,正逢密探来报军火被窃。结果探子先生目瞪口呆地看着向来事业心比天大的前鬼兵队总督一边若无其事继续身下的工作一边挥了挥手叫他们自己找万齐先生去处理就行,事后成天戴着耳机的墨镜乐痴君向很多人抱怨自己那天晚上至少错过了三次以上的艳福。

――[攘夷中心]《空降》2008年6月



我看到了熟悉的白色衬衫和浅灰色头发,那双手滑落时的线条依旧流畅优美,扣住对方腰肢时也带着麻药一般的强硬与温柔。它们沿着丝质的浅碧色外衣缓缓上移,动作舒缓如演奏,直到抚上那少女泛红的脸颊。呼吸与呼吸声此起彼伏,继而交叠。尽管右手的戒指仍闪出冰冷的色泽,莎西全身却散发着我从未见过的甘美与柔软味道,整个人都陷入约尼尔瘦长的臂弯里,一头淡金秀发披落肩头,像是缝隙中漏下来的阳光,缠绵在男子的手指间。

――[原创]《书架迷宫》2010年7月


……对不起大家我没诚意我错了。(土下座)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因为我爱你,玲。”

一点也没有犹豫或害羞地说出了之前从未有过的最直接的告白。

她的脑神经“嗡”地一下直了。

“我希望用我自己的方式来爱你。我不想承诺你任何没有把握的未来。嘛虽然从你的立场来说也许根本不是没有把握……好吧这么想来我大概是强行扭曲了你的幸福观,但这是我的任性,也是我的主动权。”

语速利落干脆毫不拖沓,长句一气呵成。

天国的妈妈啊这真的是我那个有事没事吞糖多过说话在别人絮絮叨叨的十句话中挑选一句关键来回答的男人么……

“在我觉得有足够的后备支撑我们的家庭之前我决不会给你任何可见化的承诺。言语对我来说是很神圣的,玲。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认真地对待它,尤其对象是你。”

……言语很神圣么?它对你来说难道不是累赘么?我一直觉得如果可以的话你简直想把它扔掉呢。

“当然也许我内心真的有恐惧婚姻枷锁这样的可笑情结也说不定。毕竟对我来说和一个人建立一生的长远关系想想都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我相信你,玲。”

等等你相信我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相信我一定会把你五花大绑到教堂去防止你逃婚还是在新婚夜直接抱个婴儿来逼你承认是我们的孩子啊?

“而且……”

够了他居然还会拉长尾音说话了,上帝啊这一定是梦吧求求您让我快点醒来回到一大清早的忙碌中去吧,让我能清楚地认识到求婚也好救人也好告白也好什么都没发生过,即使让我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被踹到床下而床上是这家伙无辜的睡脸也没关系。

修长冰冷的手指轻轻捧过她的面颊,带着异样的温度。

“而且求婚这样的事一定要男人来主动才可以。女方是不可以这么冒失的。”

………………

啊啊,真是讨厌的大男子主义。

她视线里全是他弯起的眉眼和上勾的唇角,温柔得像个小孩。

“所以这个权利,请预留给我。”

――[原创]《十三街别传》(2009年7月)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KAMINA。

她轻轻唤了一声,像是许多年前每个战斗过后的夜晚打开红莲的驾驶舱盖静静端详他沉睡的脸。

KAMINA。KAMINA。KAMINA。KAMINA。KAMINA。KAMINA。

一遍一遍,仿佛机械读取数据般的重复,无数撞击声狠狠敲打着已经千疮百孔的记忆。

KAMINA。几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音节,却已经那么多年没有在抿唇吐气间愉快地组合出来。

到底还有多少次这样呼唤你的机会。我已经不会那么流利地用子弹的弧线在半空中和着你的节奏舞蹈。我的声音即将苍老,我的容颜日见枯涩,我的手够不到你离开时披风上那一缕骄傲的鲜红。我想不起太多支离破碎的人与事,KAMINA,KAMINA。你的名字束缚着多少人一生的梦想。

而我的身体里早已不存在梦想这样虚无的东西。



KAMINA,你还记得我吗?

――[卡米那×优子]《Remember》2008年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然而男人仍旧没有停下。

枪头即至他腰间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大步前跨,枪身几乎擦着他哗啦啦作响的袍子刺过。锁定后背的双刀紧随而上,还来不及碰到衣角,他已经鬼魅似地冲到了首领的眼皮跟前。那简直就是毫无预兆的一个定点跳跃,冲击的同时低头闪过迎面而来的剑芒,直接撞到了对手的怀里。被他顶得后仰的首领在一瞬间竭力稳住了下盘,右手持着来不及回转的剑和对方铁钳一般的胳膊僵持。喘着气抬起头来正对上男子苍白的面孔,几乎要贴着鼻子。然后他咧开嘴对着首领弯出一个可以说是狰狞,但看起来居然显得极其鲜艳的笑容。

“喂,”他的声音滚烫却没有温度:“我肚子好饿。”

手里的剑无法回刺,首领猛地弓身拔出了腰间的匕首。与此同时对方迅速地钳着他的手臂转了大半个圈,剑刃迎在扑来的双刀锋锐间铿然作响。这时转回枪势的另一人已经平复了全力出手的气息,紧张地注视着三人的缠斗,伺机刺出致命的下一击。


――[高杉中心]《战》2008年1月


哼哼哼哼哼这可是真·动作戏!(得意)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的劇情/對話。



“秦公子,楼上有几位爷说要请您去聚一聚呢。”门外的小厮在叫。

“不用。”秦仪微微侧目,看向身后。风忽地一转,坐在窗台上的少女移到了他面前,一双干净透亮的眸子狠狠盯住他。晨光里,这女孩子犹如江南绿柳新吐的一片嫩叶,鲜翠水灵,生气洋溢。他的眼帘垂下来,低低笑了一声。

“你别不吭声啊,”少女的声音像悬在长藤上的铜铃,“去是不去?”

秦仪摇了摇头,含笑道:“太乱,不合适。”

“不合适?”少女秀眉一轩:“你这种人放在武林里本来就是不合适。反正已是个不合适的人了,去个不合适的地方,岂不正合适你?”

――[原创]《波上寒烟》……很久很久以前


这种耻度的历史谁来跟我比啊叉腰笑!




.追溯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啊哈哈我混到更新了!(去死)
念旧不吃回头草
12/09(Thu) 23:28|未分類comment(0)trackback(0)edit
墙了这么久,都快成发奋之墟了。
总结归纳
01/24(Sun) 19:43|未分類comment(0)trackback(0)edit
今年冲击很多改变很多,二次元的生活和三次元的生活虽然不搭界但是免不了牵连。钱钱膨胀了交际圈压扁了。得失的衡量很难讲。
数了一下,年头清单里的十五个心愿,姑且算是实现的有七个半。
算是不错的数字。
而今年最大的收获是衡量了一次自己的挖坑填坑能力,结果就算没有任何回馈,对自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肯定。
可我为什么还是这么懒呢,嘿。
不管怎样,日子再糟也要过,今年过得不好的大家,明年也要努力过得好。

我觉得,一定会迎来更大的改变。

MORE!

welcome back!
10/24(Sat) 15:59|未分類comment(0)trackback(0)edit
rvdav9sn.jp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